白鹭

Shall we?

我啥都没 绝对中立吧

氷镇コーラ:

混沌邪恶👌

liky-产粮的太太们是瑰宝:

绝对中立。。。

墨岫w_芝士奶茶打包,谢谢:

绝对中立,没错,是我
顺便我课补完了有时间肝文了

奶油桑:

( ・᷄ὢ・᷅ ) 我为什么转载其实只是因为这是我见过的转载数最厉害的一张图了,真是厉害啊厉害

至于我算是哪一类?我知道但我不说

lilikou:

我大概算…混沌中立?

Jcat:

混沌邪恶😃

潋离:

emmmmmm……绝对中立?

云山缭乱:

秩序邪恶

行止一生:

我,中立邪恶……三年前的坑,现在还没填,三年间只写了一百字。下辈子再说吧,我安心画画去

花重鸣碎:

中立善良啊不用说的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盾冬】非法婚姻(2)《假结婚》AU,秘书X主编

这个真是好

克拉德美索:

根据好莱坞电影《假结婚》魔改,秘书史蒂夫x主编巴基,年下攻


(1)


 


史蒂夫看着与他们隔着一张桌子端坐着的、表情严肃的独眼龙移民官,情不自禁用力咽了一口唾沫。


 


巴基二话不说,一把攥住他的手,其用力程度竟然让史蒂夫一时之间有点分不出来,他上司的这个行为究竟是想要给他点勇气与鼓励呢,还是单纯地想要威胁他——不配合我就当场掐死你。


 


“恕我直言。”移民官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二位看起来……简直就是假结婚的典范。”


 


“呵呵。”巴基皮笑肉不笑地眯起眼睛仔仔细细打量移民官胸牌上的名字。


 


“尼克……尼克·弗瑞,是吧?”巴基笑眯眯地说道,但眼神中锐利的锋芒几乎就要戳穿尼克·弗瑞的黑色眼罩,“我告诉你,你身为一个移民官,在什么情况都没有调查清楚的前提下,诽谤我和我未婚夫纯真的爱情,我可以去投诉你。”


 


尼克·弗瑞显然并没有被巴基的恶劣态度吓唬到,他微微转动仅剩的那一只眼睛,将炯炯目光锁定在看起来更加老实巴交的金发男人身上。


 


“你好。”他说,“根据你们提交的表格显示,你是叫史蒂夫·罗杰斯,对吧?”


 


史蒂夫情不自禁就挺起胸脯,坐得笔直端正起来。


 


由于紧张所致,他大口呼吸,这令他巨大的胸肌上下起伏,巴基觉得自己几乎快能听到史蒂夫脑子里正在不断对自己催眠:“镇定!镇定!别紧张!加油!就当渡劫了!”


 


见此情形,尼克·弗瑞胸有成竹地对史蒂夫露出了一个毫无美感的笑容。


 


“你是被迫的,对吧?”


 


“呃……啊???”史蒂夫猛地回过神来,震惊地看着弗瑞。


 


“你和他结婚,纯粹是为了保住他的这份工作,对吧?”弗瑞继续说道,“你根本不爱他,甚至都未必是他的朋友,我猜……是不是他威胁了你什么?”


 


“不……并不是……”史蒂夫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是威胁,我们不是……”


 


“小伙子,你看起来是一个老实人,这件事你一定不是主谋。”尼克·弗瑞轻松地打断了他的话,“何必为了你即将被遣返离境的上司作出如此大的牺牲呢?实话讲,如果你们决定继续进行这段非法的婚姻,我们将会安排程序调查你们,一旦你们露出蛛丝马迹,不仅仅这个叫巴基·巴恩斯的男人将会被无限期的驱逐出境,同时你——史蒂夫·罗杰斯,你将面临5年有期徒刑以及缴纳25万美金的罚单。”


 


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弗瑞。


 


“怎么样?”尼克·弗瑞察言观色后,循循善诱道,“需不需要和我私聊一下?你看起来还很年轻,应该不会选择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青春与未来葬送在这样一个男人……”


 


巴基愤怒地拍案而起:“我警告你,尼克·弗瑞!你如果再对我和我的未婚夫出言不逊……”


 


忽然,他的手被拉住了。


 


巴基低头一看,史蒂夫正紧紧抓住他的手,并与他十指交握,用力将他拉得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事实上……是这样的。”史蒂夫对移民官说道,“我们只是……”


 


尼克·弗瑞露出笑容。


 


巴基惊愕地瞪着他。


 


“这小子不会这就想要把我卖了吧?”他心想,并用力用自己的手指狠狠卡住史蒂夫的手指。


 


“我们只是看上去不像一对儿而已。”史蒂夫忍受着指间的疼痛,艰难地说道。


 


尼克·弗瑞和巴基一同瞪大了眼睛。


 


“因为,你知道的,我们资料卡上有写过了。”史蒂夫耸耸肩,“我刚大学毕业,又是他的秘书,我们对彼此是一见钟情,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无法预料地坠入了爱河……呃……而办公室恋情很有可能会影响我的升职与前途,所以……我们其实是……我们一直……”


 


“秘密恋爱!”巴基补充道,并将自己的身体向史蒂夫靠了靠,作出一副亲密万分的模样,“我们习惯秘密恋爱了,事实上,白天我们通常只是上司与下属,可是到了晚上嘛……当然,这并不说明我们晚上就不可以是上司和下属了,这种关系毕竟还是蛮刺激的,事实上我们还蛮喜欢这种角色扮演的……”


 


“咳咳。”史蒂夫满脸通红,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对,我的上……我是说,我的未婚夫,他说得对。”他冲尼克·弗瑞尴尬地笑笑,“秘密恋爱,对,很刺激。”


 


尼克·弗瑞仍然充满怀疑地凝视他们两个,脸上几乎写满了“老子一个字都不信”。


 


于是巴基索性将头靠在了史蒂夫肩膀上。


 


史蒂夫全身明显地一僵,但很快就伸出手来,搂住了巴基的肩膀。


 


尼克·弗瑞的表情看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大自然灾害一般。


 


“请坐端正一些,二位。”他用仅剩下的那只眼睛翻着白眼说道,“现在我有一些常规问题需要问询二位。”


 


巴基和史蒂夫立刻松开彼此。


 


“你们双方的父母知道你们这份……秘密恋爱吗?”弗瑞公事公办地问道。


 


“噢,这不可能。”巴基轻松地回答,“我父母早就过世了,也没有其他兄弟姐妹,我没亲人。”


 


“那你的父母呢?他们知道吗?嗯?”弗瑞再度盯向明显比较容易对付的史蒂夫。


 


史蒂夫又是一愣。


 


巴基生怕史蒂夫露出破绽,他赶紧帮腔,利用自己的口才胡说八道:“当然,事实上,他们这周末还要邀请我们一同回去度假呢,事实上我们正准备利用这个假期把我们即将结婚的喜讯公之于众,让他的父母好好高兴一番……”


 


“噢?那么我倒是要先恭喜了?”弗瑞面无表情地说道,“那么你们准备在哪里公布喜讯?”


 


“呃……”巴基顿了顿,“在……史蒂夫的父母家……嗯,对,我们会住在那里。”


 


“那么,他家在哪儿?”


 


“嘿!为什么一直是我在啰嗦?”巴基用力撞了一下史蒂夫的肩膀,“亲爱的,这是你的家事呀,快跟移民官说说。”


 


史蒂夫这才从巴基的信口开河中惊醒过来。


 


“快呀,告诉他。”巴基催促道,“你父母家在哪?!”


 


“锡特卡。”史蒂夫本能地回答。


 


“嗯,锡特卡!”巴基重复道。


 


“在阿拉斯加。”史蒂夫补充道。


 


“对,在阿拉……斯加?!”巴基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惊讶之色。


 


简直破绽百出,尼克·弗瑞心想,你们两个拙劣的演技简直要戳瞎我另一只眼睛。


 


“所以,你们这周末要去阿拉斯加咯?”尼克·弗瑞继续问道。


 


“啊,对,对。”两人一起说道。


 


“很好。”尼克·弗瑞拍拍手,“我们会追踪查访的。”


 


“什么?”史蒂夫发出一声低呼。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阿拉斯加见,二位。”弗瑞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刚刚走出移民局大楼,巴基已经拿出手机开始飞快地订机票。


 


“你放心。”他拍拍史蒂夫的肩膀,“我知道你薪水不高,这次前往阿拉斯加的旅程会算作出差,我将为你垫付——怎么样,以前没坐过头等舱吧?”


 


“我拜托你!”史蒂夫的表情严肃起来,“你没听到刚才那个独眼龙说了些什么吗?”


 


“怎么?”巴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你可能被永久驱逐出境,而我搞不好会坐牢!还有巨额罚款!天哪,我们究竟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这值得吗?”


 


“怎么?”巴基抬抬眉毛,“你在和我讨价还价吗?”


 


“我不是!”史蒂夫皱起眉头,“我说过,这是非法婚姻!我史蒂夫·罗杰斯这辈子还没做过触犯法律的事!我是有原则的人!”


 


“噢,好吧。”巴基耸耸肩,“我会帮你出版你的小说。”


 


“但这是原则问题……等等,你说什么?”史蒂夫一楞。


 


“你的小说!”巴基翻了个白眼,说道,“就是那个以一个叫美国队长的男人为主角的幼稚的个人英雄主义小说……说实话你是不是自我代入了?嘿,别那么瞪着我!我会帮你联系出版的,我发誓!只要你和我结婚,我就帮你当上美国队长,怎么样?这就是交换的条件。”


 


史蒂夫仍然对他怒目而视。


 


“干什么!”巴基摊摊手,“你以为我没看过你的小说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说里那种强烈的同性恋倾向吗?你的美国队长对他的助手很显然有一种特别的占有欲,这种描述二战时期禁忌感情的作品如果找对了名家做推荐的话搞不好会在市场上掀起一股浪潮……”


 


“闭嘴!”史蒂夫脸色通红地大声说道,“快闭嘴,巴基·巴恩斯!我们成交!但有一点,在我的家乡,你不再是我的上司,绝不能让我的家人发现我们只是假结婚!所以在阿拉斯加,你一切都要听我的。”


 


“OK。”巴基无所谓地撇撇嘴,“只要能让我取得合法身份,其他的随便你。”


 


说罢,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收拾东西了。”他冲史蒂夫挥挥手,“我会订好票,明天早上机场见,史蒂夫·罗杰斯。”


 


“等等!”史蒂夫忽然喊住他,“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巴基疑惑地看着他:“好吧,你是我的秘书,你说了算——我的行程里,今天还有什么事?”


 


“求婚!”史蒂夫勇敢地看着这位平时他只敢仰视的上司。


 


太好了,史蒂夫心想,这可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平时他总是被恶魔一样的巴基·巴恩斯耍得团团转,而现在,至少在他们即将假结婚的这段期间,他终于有机会可以报复了。


 


“是你主动要和我结婚的,而我还没正式答应你。”史蒂夫露出一丝与他平日里的老实巴交不太符合的笑容,他拽住巴基的胳膊说道,“你现在得向我求婚——下跪求婚。看看我是否会同意娶你?”


 


“娶我?娶?……下跪?!”巴基简直气坏了,他愤怒的绿眼睛中燃烧着火焰。


 


但史蒂夫坚决地站在那里,似乎认定了今天必须得到一个像样的求婚,不然就不会放他离开。


 


巴基咬咬牙。


 


“好吧。”他说,“如果你坚持……行吧,满足你,幼稚的美国队长。”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将钥匙一根根退出,留下那枚单独的银色圆环,然后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对史蒂夫单膝跪下。


 


“行了吧?”他不耐烦地说道,并举起闪闪发光的钥匙环,“能和我结婚了吗,美国队长?”


 


“不能。”史蒂夫眨眨眼睛,摇摇头,“婚姻是神圣的,亲爱的,而你太不真诚了——请你发自内心一点。”


 


“我……”巴基哭笑不得。


 


但为了那张珍贵的绿卡,为了保住自己热爱的工作,他还是决定豁出去了。


 


“好吧。”他仰起头,拉过史蒂夫的左手握住,用清澈的绿眼睛仰视他的秘书。


 


“史蒂夫·罗杰斯,我心爱的美国队长。”他用尽自己一生的演技说道,“能和我结婚吗,亲爱的史蒂夫?我想和你一起去未来,我想和你一起走到最后。”


 


史蒂夫低头看着他的眼睛,忽然感觉有一瞬间的头晕炫目。


 


不愧是他的上司,他的恶魔,他的巴基·巴恩斯,史蒂夫心想。


 


这个人简直太虚伪了,临场发挥的演技实在太好了,看看这双迷人闪烁的绿眼睛和轻易说出许诺共度一生誓言的薄唇吧……任谁也不可能对这样一个人的求婚说“no”。


 


所以,本来史蒂夫是准备继续在大庭广众之下玩弄一会儿他上司的自尊心的,但在他的理智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听到自己的声音大声回答道:“是的,巴基,我愿意!我会陪你到最后!”


 


“噢,真是该死!”史蒂夫懊恼地心想,“我完全被这个恶魔蛊惑了!”




巴基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将那枚钥匙环套到史蒂夫手指上。


 


与此同时,周围应景的响起了围观路人的掌声。


 



🌝这个证件照好革命

R.I.P

摩城魅影:

林肯乐队主唱之一的查斯特·班宁顿(Chester Bennington)美国时间本周四清晨在洛杉矶家中自缢身亡,享年41岁。

被恋童癖毁掉一生的巨星,愿天堂有你喜欢的音乐和曾经美好的童年。也记住,那些打着各种旗号接近我们孩子的恋童癖请去死,尤其最近学游泳的孩子们,希望最好家长学会教孩子,别逼孩子学我们都不会的事,观念倒是其次,太多被一个禽兽毁掉的孩子,即便成为巨星,也终生无法逃离阴影。愿孩子们都平安长大。另外,畜牲可以冲我来!放过孩子!

Lazarus.Tokoto:

生命无常.
林肯公园.
再见.

周周戴的我毫无波动

蘇蛋蛋蛋蘇:

【摸鱼】

勇利不戴眼镜就看不清呢...

MAPPA社长、YOI制作人大塚学在Anime Midwest漫展上的Q&A部分repo

cool

荔枝蒸肉-脑洞侠:

MAPPA社长,YOI制作人大塚学参加了7/6-7/8在芝加哥举办的Anime Midwest漫展。在Q&A环节中,现场有观众提问





我知道有很多运动番涉及了很多男性角色间的互动。当你们制作YOI时,是不是有意识的决定将这种互动进一步发展为爱情。





大塚学回答了这个问题,并由主办方请的翻译人员翻译给了在座的观众。然后参加这个Q&A环节的李承吉的英配CV Oscar Seung也根据自己的感受回答了这个问题。


Q&A环节大塚学回答的部分禁止录影录音,但是翻译和英配CV的回答是可以录像的。所以有人录下了翻译将大塚学的回答翻译给观众的部分和李承吉英配CV的回答。


推主Allison (她的, )将录像中他们的回答记录了下来。我也看到了这段录像,Allison是如实记录下了录像中他们说的话。录像中也能看到有其他观众也在用手机录像。




她也在推和汤上详细说明了这件事。


推: https://twitter.com/hanleia/status/887456334001586177


汤: http://gogoeeg.tumblr.com/post/163166540169/gogoeeg-here-is-a-transcription-of-exactly-what




大塚学的回答(英文翻译)




简单翻译:


对于我们的监督,山本监督来说,她最注重的是运动员和教练之间的关系。之后她决定更进一步,将这段关系发展为爱情。在一开始,她接触的其他工作室和其他人不是很能理解她想要的方向。而今天你们都出现在这里,你们问出了这个问题,你们爱上了我们创造的故事以至于都坐满了这间屋子,这些事实我觉得说明了山本想做的事和想传达的信息已经很清楚地传达了,而且你们粉丝也懂得了她想通过作品所尝试去做的事。对于我们公司来说,只是看到你们的反应,只是看到你们作为粉丝有多么的热爱YOI这部作品,就非常的令人满足,对于作为监督的她也是如此。





李承吉英配CV的回答:




简单翻译: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很喜欢动画,但是我从没有看过任何(动画里的)LGBT的故事。我是gay,我的丈夫现在就在后面,他陪我一起来了(录像里他指了指房间后部,观众们都惊呼起来然后纷纷回头鼓掌。)当我拿到这部作品并给李承吉配音之后,我甚至还不太了解这部动画,但是我听到人们一直在谈论它,所以我想,“好,现在我一定得看这部动画了。” 我现在已经和你们一样是个超级粉丝了。我不敢相信我在屏幕上看到了什么,它真的......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我赞美MAPPA,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难以置信的勇敢。它太美了,这个故事太了不起了,角色们都很棒,它是一个很及时的作品。为你们所有人喝彩(他向大塚学示意)。


(录像中能通过他的语气感受到他有多么的喜欢这部动画,并且非常感谢mappa制作出了这部动画。)





汤不热上也有人给出了这段问答的summary





之后Allison拿到了大塚学的日文回答的录音,但是这段录音禁止分享。这段录音里有很多噪音,大塚学说的话听的并不清楚。她和她的一个native Japanese speaker的朋友(同时也是个专业翻译)用软件处理了背景噪音后,能听到大塚学的话。





大塚学的回答是


選手という、コーチかって言う形の関係、恋愛っていうものに触れたいって言う関係を目指して





同时,在场的多位观众也能证实,大塚学说的确实是“renai”这个词。


所以,不存在“翻译是不是将romance直接用“ロマンス”说给大塚,而日本人对romance这个词的理解和英文不同”的问题。




Allison又将英文翻译的记录发给了她这位日本朋友,这是她和这位日本朋友的对话








这个日本翻译说,她听不清大塚学之后说了什么。但是她确定大塚学说的是“renai”,并且大塚学说的是监督想要表现romance。




补充说明 



Romance的维基百科:Romance is the expressive and pleasurable feeling from an emotional attraction towards another person. This feeling is often associated with sexual attraction. It is eros rather than agape, philia, or storge.


换言之,romance包含了性、吸引的意味。






我的看法


 



大塚学的这段回答,证实了山本监督确实是有意识的要将勇利维克托的关系发展为“恋愛”。而因为其他工作室不能理解她的想法,所以她最终选择了mappa。


而Oscar Seung的回答,则说明了LGBT人士是如何看待YOI这部动画的。


I've told you before and we've been discussing this since the very first beginning and I've made my statement so whatever you wanna do then go and please,shut up lol.

啊啊啊

kumomero:

滑冰的。老图+新图,两张维勇一张尤勇其他都是单人或者小可爱。


顺便说一下滑冰的cp,自己基本是all本命党,所以滑冰是all勇利,维勇和尤勇都吃。然而我自己画不来大毛所以大概大部分时间都是画尤勇或者小可爱【。】因为不会画大帅哥【。】。。。。。。。。。。

啊忘记说了。头像和手机壁纸之类的可以随便拿去用可以不问我,只要不要二次上传就好